第三百七十四張 坦途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“杜遠,我們還要繼續走嗎?”



    鄭菲在車上小心的問道,她能夠真切的感受到杜遠心中的不安。】9八】9八】9讀】9書,2≧3o↗



    “我想想,”



    杜遠站起身來,看著西方說道,“雖然不知道消滅這些喪尸的是什么東西,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,這個東西的危險程度超出了我們的想象,就連我都不是對手。”



    他雖然能夠殺死喪尸并且吸收高品能量,但是并沒有辦法讓喪尸變成眼前這幅樣子。



    “所以我們……”



    杜遠沉吟了一下,“我們追上去!”



    “啊?”



    鄭菲驚訝的說道,“追上去?”

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

    杜遠點了點頭,堅定了一下自己的信心說道,“這么神秘的存在,極有可能在以后的時間里和我們相遇,與其到時候猝不及防,倒不如現在先探查一下。”



    鄭菲有些意外的看著杜遠。



    因為杜遠從來都是小心謹慎,遇到了難以抗衡的敵人,應該先行撤退才對,想不到現在居然要跟上去。



    “想要變爺們兒一點?”



    杜遠瞪了瞪眼睛,說道:“廢話太多,開車。”



    鄭菲并不介意他的態度,拿起對講機通知了一下汪靜,向著西方繼續前進。



    從發現碎尸開始,路上的尸體就多了起來。



    杜遠通過這些尸體,又發現了一件事。



    “這里的大部分喪尸是被扔過來的,第一現場不是這里。”



    杜遠看著土地上,尸體不遠處的淺坑說道。



    幾乎所有的尸體身上都有輕重不同的擦傷。



    杜遠一開始以為這些擦傷是在戰斗過程中造成的,而公路路面上的那些濺射狀的血跡也是被打倒喪尸留下的。

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路面外泥土上的淺坑,這才忽然意識到,這些喪尸應該是在遠處殺死,然后被扔了過來,泥土上的淺坑,和馬路上的血跡,大多是這些尸體下落時候造成的。→八八讀==書≥



    “什么人,或者什么生物會把喪尸的尸體亂扔呢。”



    杜遠摸著下巴說道。



    餓貨一直幫他刮胡子,所以他的下巴十分光滑。



    “不管了,繼續開,直到遇到那個存在為止。”



    杜遠伸手一指,說道。



    剛開了不到十公里,就有了新的發現,而這個發現讓眾人心驚。



    前面出現了一條南北走向的巨大通道。



    這個通道中心部位寬約四五公里,比周圍的地面低了大約半米,表面十分平整,仿佛一條異常寬闊且平坦的大路。



    中心區域以外的地方,則有著大量蜿蜒的痕跡。



    這些痕跡窄的不過大腿粗細,寬的卻有上百米。

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

    鄭菲看著眼前的情景,說不出話來。



    杜遠呼哨一聲,在上空盤旋的海鷗又落了下來。



    其實海鷗早就發現了這個地方,上次傳遞給杜遠的時候,由于太遠看不清楚,被杜遠當成了河床給忽略過去了。



    而當海鷗看清的時候,卻由于和餓貨之間的距離太遠,沒能及時及時將信息傳遞下來。



    “消息不通害死人啊。”



    杜遠感嘆了一句,查看起海鷗的發現來。



    海鷗在空中偵查的時候,經常會飛到離地數千米的地方,有時候甚至會升高到萬米高空。



    在這個距離上,海鷗搭載的通訊設施已經不足以保證和餓貨之間的通訊。



    餓貨想要召喚海鷗的時候,都是在車頂上凸顯具體的紋路當做信號,來發布命令。



    身為飛船,餓貨應該還有更加高效的通訊方式,只是和原本資料庫內的資料一起丟失了。



    “這個大路很長啊。”



    杜遠翻看著海鷗傳回的信息,一邊說道。



    在海鷗的視角里,這條大道南北不見首尾,看不出來究竟有多長。



    而且除了地面塌陷和變平整之外,大道并無其它異狀。



    “怎么辦,我們還追嗎?”



    鄭菲問道。



    她看到眼前景象時候,心中已經萌生了退意。



    “追。”



    杜遠說道。



    沒等鄭菲反應過來,餓貨一個急加速,越過了半米高的臺階,落在大路上。



    “等等我們。”



    汪靜叫著,找了一條比較寬闊的痕跡,來到了餓貨的旁邊。



    大道寬闊平整,最主要的是上面沒有了其它車輛,兩輛車以近百公里的時速向前狂飆起來。



    不知道這條大道是怎么形成的,前方不遠是省道鄉道,還是國道高速,統統這股力量的作用下塌陷半米,路上的汽車也被壓扁,鑲嵌在了大道之中。



    很多喪尸也和杜遠等人一樣,順著大道向前飛奔,都不屑于看一眼汪靜等人的汽車。



    “看來我們的方向是對的。”



    杜遠說道,“不然這些喪尸和我們應該背道而馳。”



    形成通道的存在也是吸引喪尸的源頭,是喪尸追逐的目標。



    狂飆了將近一個小時后,路上的喪尸數量開始減少,甚至大道最中央的位置上已經看不到喪尸。



    他們前方,則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,遮天蔽日,由于距離太遠,看不出具體高度,但是能看到大量的云氣纏繞在黑影之上。



    黑影的上半部分十分巨大,因為云氣纏繞,并不能分出邊界在哪里。



    下半部分就比上面窄了許多,邊界也清晰得多,不過仍舊是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。



    到了這個位置,周圍的普通喪尸已經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,則是各式進化喪尸,和普通喪尸一樣,拼命的向著黑影追趕。



    “這個東西,好像是一棵樹啊。”



    鄭菲瞇著眼睛看著前方的黑影,說道。



    “別胡扯了,你見過這么大的樹嗎,你見過能活動的樹嗎。”



    杜遠說道。



    “喪尸都見了,還有什么不可以。”



    鄭菲撇撇嘴說道。



    杜遠不去理她,正要催促餓貨增加速度,卻發現前方沖過來了許多車輛。



    這些車輛來到奔跑中的進化喪尸附近,車上的人取出各種武器,紛紛對著進化喪尸下手。



    “這幫人不簡單啊。”



    鄭菲說道,“有組織有幾率,就像是軍隊一樣”。



    這些車輛雖然在高速行駛之中,卻仍舊保持了原有的隊形,并且根據對面的喪尸稍作調整,不慌不亂,各司其職。



    車上的人們也都有自己的目標,斷臂的,斬腿的,套頭的,還有的人拿著短qiang,專門朝著喪尸的腦袋招呼。



    進化喪尸根本不是對手,往往在一個照面之間就被分尸當場,血灑一地。



    前車殺掉喪尸后并不停留,繼續向著下一個喪尸發起攻擊。



    而跟在后方的車輛則會伸出套索長鉤,將被拆解掉的進化喪尸撈到車上。



    “他們的車更不簡單。”



    杜遠說道。



    那些車輛剛一出現,杜遠就讓餓貨啟動了超聲波系統。



    返回的信息讓杜遠大吃一驚。



    普通汽車根據部位的不同,有鋁制零件,有鋼鐵零件,還有塑料,玻璃,橡膠,皮革,木材等等。



    然而對面的車輛根本沒有這些金屬材料。



    根據超聲波回饋的信息來看,這些車輛的制造材料竟然是和木材差不多的東西。



    甚至于發動機都是用同種材料制造的。



    而且杜遠注意到,這些人手上的武器,多數也不是金屬制成。



    “小心,他們過來了。”



    杜遠大聲說道。



    正在幾人小心戒備的時候,對面的車輛卻從兩輛車旁邊呼嘯而過,并沒有絲毫對眾人動手的意思。



    “我們要躲開嗎?”



    鄭菲抓著方向盤說道。



    “不要,繼續追。”



    杜遠說道。11

5858xs.com
排列三七码组选六遗漏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