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今夜你我之間,將有一人晉升大宗師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普天之下,年紀不過半百中,最強的兩人,于長安中這條不知名的小巷中,展開交鋒。

    好似心有靈犀,雙方不言不語,一切盡在手下見真章。

    而面對黃尚一袖拂出,遮天蔽日,寧道奇一手探前,合指撮掌,保持稽首之禮不變,身形卻無限膨脹,如不周古山,哪怕籠罩天地的攻勢,也不能動搖其分毫。

    下一刻,袖影散去,黃尚身形立于原地,竟是一動未動,嘴角揚起一抹由衷的贊賞。

    剛剛那一袖,是幻魔身法制造的幻影,卻又不全是幻影,如果出手硬擋,必然失卻先機,進入到他的節奏中,如果完全不應,立刻就會由虛轉實,讓對手直接去世。

    兩難的抉擇,換成靜一師太和四大高僧,就算窺出了幻象,也必然選擇動手,因為他們承受不起虛實轉化的那一下爆發,而寧道奇卻選擇不攻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看似簡單的豎起,卻在方寸之間做出復雜絕倫的變化,每每針對黃尚虛實轉化的爆發點。

    如果黃尚繼續攻上來,反倒是將主動權交予寧道奇,所以電光火石之間,他也選擇了不攻。

    雙方的起手式,都有種寇仲井中八法里最出彩的“不攻”意味,卻又比起“不攻”更要驚心動魄。

    這令黃尚的眉宇間,露出由衷的喜意。

    這個時期的寧道奇,或許絕對實力不如百歲的大宗師時期,卻有著年老時失去的力量,那種對武道至境追求的心態!

    原劇情里的寧道奇,在五位大宗師中是最為年長的,但戰績也是最為尷尬的。

    和四大圣僧聯手,被石之軒逃走……

    和南極仙翁打到百招之后,出動散手八撲才把對方拿下……

    翻閱《慈航劍典》吐血……

    羞不羞?羞不羞?

    這些都是背景設定倒也罷了。

    正式劇情里,他單手對寇仲,沒能在不傷性命的情況下將之拿下,其后被梵清惠所邀,對宋缺出手,結果大家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那也是五大宗師之間,明確有強弱高下分出的一戰。

    以黃尚如今的實力,真到了正式劇情中,他都懶得向寧道奇出手,反倒是現在,這個年輕版本的寧道奇,令他涌起一股由衷的喜悅。

    不僅是棋逢對手,將遇良才,更是突破的契機。

    于是乎,黃尚大袖飄飄,漫步向寧道奇。

    他之前每一次出手,都是瞬間掠過數十丈距離,極限爆發下,數百米距離也是眨眼就過。

    身法是他的優勢,速度是他的強項,自然要充分發揮出來。

    可這一戰,他閑庭信步地走向寧道奇,身軀卻在節節拔高,仿佛踩著無形的階梯。

    偏偏他的腳下,是腳踏實地的。

    那種拔高,是純粹的氣勢攀升,心靈壓制。

    寧道奇的目光,頓時變得無比凝重。

    這不是幻法所致,而是變強路線的濃縮。

    黃尚的第一步邁出,仿佛是普通人;

    第二步,修煉武道,身軀強健;

    第三步,疾病不侵,狩獵猛獸;

    第四步,力大過人,健步如飛;

    第五步,開山裂碑,生撕虎豹;

    第六步,聲名鵲起,縱橫一方;

    第七步,開宗立派,名動江湖;

    第八步,武道入微,宗師極限;

    第九步,天人之路,充塞天地;

    第十步,超凡脫俗,破碎虛空。

    一步一個腳印的強者之路,原本是一個漫長過程的概括,可黃尚卻將之真的縮短到了十步之內,將由弱到強的道路,層次分明地展現出來。

    偏偏這種循序漸進,是符合常理的,并非高高在上的妄想臆斷,才能支持氣勢的節節攀升。

    寧道奇不知道,有一位不愿意透露真實姓名,只知道外號叫炮王的輪回者,經歷了無數的疼痛與付出。

    黃尚原本也沒有弱小時期的經驗,但他在開創天一心法和不死印法時,將每一條錯誤的路線都試驗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排除錯誤答案,可當他走到第八步,宗師極限時,回過頭來才發現,那些錯誤是極為寶貴的經驗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這些時日,將過往所學歸納,將所有錯誤路線排列,融入不死印法中,總結出這武道十步。

    這也讓不死印法,不再僅僅是生死對立,還有虛與實、真與假、冰與火以及強與弱!

    一切的兩極對立,都可囊括其中。

    當這條由弱變強的武者之路,走到第七步時,寧道奇就意識到了什么,身為清靜無為的道教弟子,也立刻出手。

    而仿佛料到了寧道奇會在這一步出手,黃尚腳下陡然增速,閃電般穩健地落下了第八步,衣袖拂出,包含著萬千勁力,在寧道奇眼前飛速擴大。

    寧道奇修長的雙手齊出,瀟灑隨意的撥、掃、揮、劈,將黃尚的這一袖上千變萬化的勁力全部卸去,單就這一招,大宗師來此也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他更是隨之反擊,外放出雄渾的氣墻,平推出去,不惜動用全力,也要牢牢阻住黃尚,不給他越雷池半步。

    因為從第八步到第九步,是宗師到大宗師的晉升,至關重要。

    武道十步的真實用意,寧道奇已經明白。

    這條由弱到強之路,不僅僅是積蓄氣勢力量所需,更是黃尚為了沖刺全新境界所布置的心理戰局。

    黃尚的積蓄已經到達了一個巔峰,再進一步,就是貨真價實的大宗師。

    當與同樣強大的寧道奇氣機牽引時,他邁出武道十步,由弱到強,循序漸進,說不定真的能契合自身,量變引發質變,成就大宗師。

    寧道奇勢必阻止。

    這一阻擋,就成為了攔路石。

    年近半百的寧道奇,機緣經歷雖然沒有黃尚這般豐富,但天賦與傳承更在至今沒有集齊《天魔策》的后者之上,再加上二十多年的時間差距,同樣站在了這條大宗師的線外。

    低武中有獨孤求敗,敗盡天下大敵,寂寞難言,同樣也是一種前路已盡的悲嘆,唯有相同層次的對手,才是最佳的前進推動力。

    所以兩個旗鼓相當的巔峰宗師對拼,是邁入大宗師的最好契機。

    一旦黃尚擊敗寧道奇,必然能借助這股勝利之勢,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真正意義上邁出屬于他自己的第九步,踏上天人之路。

    同樣,寧道奇也有了相似的感觸,擊敗黃尚,他也能借此機會,晉升大宗師。

    雙方都是彼此的攔路石,今夜長安小巷,會有一位成就此世的武道極致,而另一位,則是將武道資糧奉獻出去的敗者!

    意識到這點的寧道奇,氣勢頓時極限攀升,袍袖飄拂,充滿著一種恒常不變中,蘊含千變萬法的意境。

    黃尚雙眸中光輝流轉,兩只晶瑩如玉的手掌,則從袖中徹底探出。

    四目相望,黃尚眼中浮現出前所未有的戰意斗志,寧道奇雙眸里也涌現出對武道至境的追求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兩人拳掌翻飛,以快打快,勁氣交擊聲開始響起,并且越來越密,越來越強,如雷霆怒吼,從拳掌交觸處,一股股勁風更是往四處狂卷橫流,小巷兩邊的磚石由近及遠地開始一一粉碎,整個畫面有一種錯落又和諧的美感。

    恍惚之間,兩人又似開始在小巷中追逐無定,以最驚人的高速閃挪騰移,兔起鶻落之下,不知對拼了多少招。

    但后者都是在心靈交鋒中發生的見招拆招,真實世界里,雙方腳踏實地,沒有半分移動,舉手投足間,保持著一種從容大度。

    旗鼓相當,勢均力敵。

    痛快!痛快!

    不比當時雁門關前,黃尚對戰狂雷赫哲時的十招之約,以神兵之利破其雷刀,將心理戰術發揮到了極致,與寧道奇的對拼,就是武道底蘊的較量,毫無花俏可言。

    十招!

    五十招!

    一百招!

    直到百招之后,些微的強弱差距才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落于下風的赫然是寧道奇。

    按理來說,他從小入了樓觀派,天賦傳承都是絕頂,單就功力上的優勢,就是很難抹平的,但偏偏他開始不支。

    因為不死印法。

    生機與死氣的轉化。

    黃尚所創造的不死印法,再也不是借力打力,反傷敵人攻擊的法門,而是一種返璞歸真的削弱和增強。

    寧道奇的每一下攻擊中,黃尚都將其中半成會對自己身軀造成傷害的死氣削弱掉,然后將這些死氣,轉化為滋潤經脈的生機。

    他的不死印法由于立意過高,直奔著破碎虛空去的,至今沒能完成,或者說,他如今已經創出了不死印法,只是還沒到心目中的完美程度罷了,但運用于戰斗中的技巧,足以讓大宗師都為之驚懼。

    因為單單半成的轉化,看似不多,實際上此消彼長之后,就已經變得可觀,更別提這種旗鼓相當的巔峰對決。

    所以百招之后,寧道奇很明顯地感覺到了吃力,身軀向后微微晃動。

    他的功力明明深厚過對方,但歷經百招,也不免有所削弱。

    反觀黃尚沒有半點不支,氣勢不可思議地再度上揚。

    雙方原本腳踏實地,身材也都是偉岸高大,位于同一水平線上。

    但此時黃尚明顯高出一頭,居高臨下的壓制,雙掌揮灑之間,更顯得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不過寧道奇的武學眼光亦是極高,已經察覺到不死印法的玄妙。

    他不僅不收斂自己的攻擊,反倒配合著黃尚,任由自己的攻勢被轉化為生機。

    在這個過程中,他不斷吸納其中的精髓,再過三十招,開始全面轉為防守。

    這不代表寧道奇落入絕對的下風,恰恰相反,守的不是見招拆招,被動應對,而是形器不存,方寸海納!

    當寧道奇的手掌再度豎起,充分詮釋了何為方寸之間,如海納百川,不死印法的部分精髓居然被其吸納,并且立刻運用到實戰之中,無論多么強絕的攻勢,都被收納于其中,令黃尚依舊難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當守勢建功,寧道奇的身軀無形中膨脹,氣勢再度反壓過去。

    “無為變作有為,有為再歸無為,是道家老莊的精髓!”

    “倒也契合了兩極相對,變化無窮,妙哉!妙哉!”

    “閣下學我不死印法,我便學你方寸海納,接我大寒!”

    黃尚首度開口,長嘯聲中,神乎其技一般,寒風突然開始怒吹。

    明月當空的長安城不變,但這條小巷之內,突然開始卷起鵝毛大雪。

    那雪花狂舞來得又快又急,像千萬根銀針般沒頭沒腦的打下來,方向無定,忽東忽西,教人難以防備。

    寧道奇知道,這種氣象萬千的駭人場面中,肯定有假象的存在,是對方動用精妙絕倫的真氣,對于感官進行壓迫,塑造出來的一種類似海市蜃樓般的幻境。

    但關鍵在于,以他的武道眼光,都難以辨別什么是真,什么是假。

    這其中的界限一旦模糊,便如此時,生與死,虛與實,真與假……

    一切對立的元素,都開始混淆,唯有那置人于死地的強絕攻勢不變,劈頭蓋臉的轟下!

    “流水下灘非有意,白云出岫本無心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寧道奇同時首度開口。

    這句話可以看成一種順應天意的悲觀,也能當作一種運用天道的強大自信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他,無疑是要挺直道骨,向天道出拳。

    任你虛實生死,無窮變化,我自一拳破之!

    難以想象,道家出身的寧道奇會有如此威猛無儔的一幕,就見他的全身袍袖無風自動,須眉皆張,一拳直直轟入大寒暴雪之中。

    恰好就在這時,漫天風雪消散,黃尚強絕的一掌也轟向他的拳鋒。

    大寒是二十四節氣中的最后一個,過了大寒又立春,即迎來新一年的輪回,所以這一招還包容了輪回之理,正是吸納了道家精髓,將不死印法推至新的層次。

    拳掌相交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洪鐘大呂般的震動中,兩人上半身一晃,險些齊齊往后倒退,腳下卻又巧妙地一轉,再度出招,眼神中滿是欣然。

    這是最為純粹的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雙方不斷以敵為師,加以進步!

    今時今夜,就看誰更勝一籌……

    在最為酣暢淋漓的巔峰對決中,晉升大宗師!!!8)

    
5858xs.com
排列三七码组选六遗漏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