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2【天涯游子君莫問】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數日后,才女張婉君是霍耀文表妹的這個消息,自多家報紙報道出來以后,便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香港。按理說這沒什么特別的,大眾就算詫異兩人居然是表兄妹關系,可也不至于鬧得人盡皆知。

    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,還是在于張婉君她自己。也不知道是那個記者把張婉君躲在霍耀文身后,面色嬌羞的模樣給完整的拍了下來登到了報紙上。雖說刊登出來的是黑白照片,可那黑白的顏色,倒是為張婉君秀麗的容顏平添了幾分異樣的魅力。

    中國自古對才情斐然的女子多有欣賞,例如古代的謝道韞、李清照……或者近代民國時期的張愛玲、蕭紅等人,無不是贊賞有加,心生愛慕。

    就拿前不久嚴慶澍口中的松陵女子潘小璜來說,人們連照片都沒見過,就被其女性化的筆名及精彩的文章所吸引,連是男是女都不了解,就著急忙慌的寫求偶信,讓人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國人對才女的偏愛,所以既是才女又是美女的張婉君,照片一經登報,那比之瓊瑤、亦舒、張愛玲等人更加俏麗的容貌,迅速的就掀起了報界的轟動,引起大眾激烈熱情的議論。

    就連報紙上刊登的、霍耀文身邊疑似女友的神秘鬼妹這則報道都被蓋了下去,可想而知張婉君現在是有多紅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婉君表姐你太厲害了!你看這些全都是寫你的文章,好多人都在夸你。”

    霍婷婷一臉崇拜的看著面前的張婉君。最近幾天香港報紙一直在報道有關張婉君的消息,她自然是早就知道了,只不過一直在書院上課沒時間回來,這不剛一放假連家都沒回,直接坐船到了港島的張婉君家里。

    張婉君笑道:“誰讓你不寫,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兩本書都是耀文表哥給我的大綱。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張婉君回家后,霍耀文就打了電話過來,提醒她最近幾日盡量別外出,正覺得無聊的時候,霍婷婷就跑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才懶得寫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文筆,寫個作文都累死了,還指望我寫這么長的書。”霍婷婷撇了撇嘴,她嘴上說著硬話,可實際上心里還是很羨慕張婉君此時才女這個身份的,只不過真讓她寫,她也未必能寫的出來。

    兩人有說有笑間,沒過一會兒,下班回來的霍秀芬也加入了兩女的閑聊之一家搬到了九龍塘住后,考慮到霍秀芬一個人住在不太安全,張婉君便搬過來跟她一塊住,順便有個人解解悶也不錯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九龍塘霍家的書房里。

    【終章:無萍漂泊本無根天涯游子君莫問】

    [……貞觀十四年,侯君集平定高昌,李世民派遣大將喬師望在這里效仿前朝,建立了大唐安西都護府,不少眼饞西域牛羊皮草的大唐客商,無不是牽驢趕馬奔往西域經商牟利……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眼瞅著這幫江湖中人拔刀怒像,客棧老板和伙計焦急不已的時刻,只聽“吱——”的一聲,老舊緊閉的大門發出輕聲的呻吟,眾人齊齊轉頭,便看見一個頭戴箬笠,身穿黑色勁服,背上披著個灰色披風,一臉滄桑的中年男子,風塵仆仆的出現在門口。

    客棧老板連忙道:“這里馬上有一番惡斗,還請這位客官趕緊離開。”

    看到屋內兩撥人劍拔弩張的緊張氛圍,中年男子嘴角劃過一抹笑容,滿不在乎道:“在下風餐露宿一路趕來西域,不想多惹是非,只求一碗水一碗面填飽餓肚即可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沒想到遠離了大唐,來到了這塞外西域,還能遇上這江湖恩仇,不由想到離別前夕徐兄弟說的那番話:有人就有恩怨,有恩怨就有江湖;人就是江湖,你怎么退出?

    為首一滿面絡腮的江湖大漢眉頭皺起,連忙拉住身后幾個破口大罵的弟兄,轉頭把目光看向男子背后懸掛的長劍,心想應該是個江湖中人,待他細細看去,那寶劍不僅無鞘,竟然還是一把斷劍!

    “這位兄臺龍肝虎膽,語出不凡,敢問高姓大名!”

    “無萍漂泊本無根,天涯游子君莫問。”

    ……完。]

    “呼,終于寫完了。”

    霍耀文扔下手中的鋼筆,吐了一口濁氣,伸了個懶腰后,便開始揉起酸脹的脖子和手臂。

    今天一整天他都在家里面寫稿子,終于是將這一百多萬字的《大唐》巨著最后部分給完結了,隨意的收攏了桌上堆滿的紙張,將其歸攏整理后,便打著哈欠朝著樓下走去。

    阿嫲看到孫兒下樓,放下手中看到一半的報紙,關心的說道:“耀文你這一整天都在書房待著,偶爾也要下來活動活動。”

    霍耀文微笑道:“知道了阿嫲,已經寫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媽早上煲了排骨湯,之前看你一直忙就沒端給你,你在這坐會,我進廚房給你盛一碗。”阿嫲也不管霍耀文喝不喝,直接起身走向廚房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霍耀文呵呵笑了笑也沒拒絕,隨手打開了電視機,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開始看起翡翠臺播放的電視劇。

    電視劇名字叫《幼吾幼》,是上個月底翡翠臺新播的影劇,說實話黑白畫面雖然已經看習慣了,可是這種老舊的電視劇實在沒什么看頭。

    沒看一會兒,霍耀文便把目光瞥向了桌上的一疊報紙,隨手拿起一張,大大的標題赫然寫道:香港才女張婉君竟然是知名作家霍耀文先生的表妹。

    標題有夠無趣的,要是擱在后世,就不會這么干巴巴的,而是“震驚!!張婉君和霍耀文的關系竟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霍耀文草草的掃了一眼文章內容,無非是報道了張婉君跟自己的關系,然后又夸贊了一番張婉君的容貌秀麗。

    “耀文,快把桌上的報紙給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,廚房內響起阿嫲的呼喊聲。

    霍耀文連忙清理好桌子上的一些報紙周刊,片刻只見阿嫲端著一大碗靚湯走了過來,待放到桌上后,看著幾乎都要漫出來的湯水和里面的肉,霍耀文苦笑道:“阿嫲這太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阿嫲笑呵呵的遞了一雙筷子給他:“不多不多,這可是你媽早上特意去市場買的新鮮的排骨肉,燉了好長時間,肉早就爛透了。”

    推辭不過,霍耀文只好接過筷子,開始慢慢的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看孫兒吃的開心,阿嫲笑道:“家里的菜不多了,我去市場買一點,你吃完了就把碗筷放到廚臺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阿嫲走后,霍耀文一邊吃著排骨肉一邊偶爾抬頭看看電視,不大一會兒的功夫一大碗排骨湯連帶著骨肉就下了肚,待吃飽喝足后,他收拾好殘渣,便繼續看起報紙。

    […四月二十八日在美國舉辦的世界綜合格斗大賽,巴西柔術高手布蘭德獲得比賽冠軍,不僅奪得一百萬的美金,更是榮獲格斗之王稱號。而參賽的香港洪拳、蔡李佛、莫家拳的三名高手相繼失利,止步半決賽。]

    比賽結束了?

    霍耀文看到這篇報道有些驚訝,他沒想到格斗大賽這么快就結束了。

    “叮鈴鈴……”

    電話鈴聲響起,霍耀文走到電話機邊接了起來:“喂,我是霍耀文。”

    “霍先生我是李小龍,不知近來可好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,霍耀文有點詫異,但很快就笑道:“是李先生啊,你什么時候回香港的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霍耀文開車前往明報。

    “霍生這寫稿子的速度還真是快啊!居然這么快就寫完了!”

    沈寶新手上捧著霍耀文剛剛遞給他的《大唐天魔志》稿子,不由感嘆了一句,說道:“我道香港只有倪框能寫快文,沒想到霍生這寫書的速度可一點都不下與他。”

    “剛好最近沒事,在家里待著就多寫了一點,要是沈先生覺得我寫的太快,那我就帶回去,在精修精修,不知如何?”霍耀文笑道。

    他反正覺得沒之前寫《鬼吹燈》的時候快,那本書不需要參考太多的歷史,其中的鬼魅魍魎全憑幻想,反倒是寫《大唐》的時候,還要參考隋唐時期的歷史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。”沈寶新連忙把稿子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邊看戲的金鏞突然問道:“既然《大唐》寫完了,霍生接下來還有沒有寫新作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有,不過不是武俠,準備寫一本言情。”這事也沒什么可隱瞞的,霍耀文便直接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一聽是言情,沈寶新便沒了興趣,瞥了眼欲言又止的金鏞,張口說道:“霍生有件事不知道該問不該問。”

    霍耀文好奇道:“沈先生但說無妨。”

    沈寶新說:“霍先生不知道你對當下的武俠小說是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看?”霍耀文聽的有些糊涂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金鏞組織了一下語言,接過沈寶新的話繼續道:“既然寶新跟霍先生你說了,那我就如實講吧。自從霍先生你寫的《大唐》一出,可以說是開創了新派武俠的概念,再加上集合神話傳說的《九州》雜志……”

    .....8)

    
5858xs.com
排列三七码组选六遗漏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