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三章 是誰參悟出的道意?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北洛,白玉京。

    陸番端坐千刃椅,湖心島漂浮于本源湖上,宛若天穹的仙島。

    他一身白衫,衣衫獵獵,正在靈壓棋盤上落子,動作優雅,不急不緩。

    隨著落子,仿佛有一股股玄奇的靈識波動擴散開來,使得陸番的魂魄強度在不斷的變強。

    一局棋了,仿佛有山河之勢席卷。

    陸番徐徐吐出一口氣,抬起手一招,青銅酒杯便漂浮而來,捏著酒杯往口中灌了一口酒,酒液入喉,有幾分閑逸。

    湖心島上,顯得有幾分冷清,凝昭、倪玉等人都去了九獄秘境中闖蕩,希望能夠突破自我。

    哪怕是專心于煉器的公輸羽也離開了湖心島,跑去了九獄秘境。

    公輸羽很清楚,他如果想要煉制出等級更高的靈具,就必須將自身的實力提升到更強的層次。

    實力越強,才越有煉器的資本。

    這點,公輸羽其實比誰都清楚,因而,九獄秘境,他選擇去闖。

    湖心島上很安謐,當然,若沒有小應龍在本源湖中愜意的游蕩引起的嘩啦聲,就更美好了。

    沒有去想其他的事情,陸番倚靠在輪椅上,開始思索白玉京之后的路該怎么走。

    如今的天下,可以稱得上是“白玉京時代”,就如之前的諸子百家時代一樣,那個時代,引領者是百家諸子,而如今這個時代,引領者是白玉京。

    可是,功成身退,白玉京作為引領時代的目的其實已經達到。

    若是白玉京一直存在,整個修行界都將在白玉京的威壓嚇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會阻礙修行界的發展。

    因而,在這段時間里,陸番拋出了許多的概念。

    比如,以靈石作為修行貨幣的概念,還有將丹藥和靈具拍賣出去。

    甚至,還傳播了不少的修行法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修行界發展所必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陸番思索著。

    白玉京未來終究要隱匿,不僅僅是因為任務的需要,哪怕沒有任務的需要,陸番也會做出這樣的決定。

    但是,道閣和劍閣,這兩個曾經被白玉京所收編的勢力,陸番卻不打算帶走。

    他們的存在,很有可能會促進整個修行界的發展,當然也會對修行界形成一點點的制約。

    陸番一手撐著下巴,一手搭在雙膝上的羊毛薄毯上,望著天穹邊的夕陽,微微瞇起了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獄門之內。

    孟浩然氣喘吁吁。

    他沖入了亂葬崗,這算是一個小戰場,他想要從亂葬崗的一端,殺到另一端。

    整個人身上布滿了傷口。

    他的靈氣近乎枯竭,連續施展了好幾次浩然正氣,讓他近乎筋疲力盡。

    可惜,他終究還是失敗,所以他退了回來,退到了亂葬崗的入口。

    他明白,這是他實力太弱的緣故。

    若是孔南飛在,浩氣長河,或者浩然劍施展出,不管是體藏境亦或者氣丹境的骷髏全部得泯滅。

    “還是實力不夠。”

    孟浩然眼眸逐漸堅毅了起來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次的搏殺,他也不是沒有收獲,他又得到了一枚藍靈晶,這藍靈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有藍靈晶就可以進入“亡靈村”中恢復傷勢。

    孟浩然甚至懷疑,若是藍靈晶足夠,他能夠利用“往生池”來修行,為什么往生池的恢復能力那么強,就是因為能量充足啊。

    能量充足,自然也可以用來修行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只是孟浩然的猜測罷了。

    當他握著藍靈晶的時候,孟浩然又一次的見到了亡靈村。

    在看亡靈村的石碑事,孟浩然發現他的名次已經跌落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超越了他。

    排在最前的,竟然是他的師父,孔南飛……

    “孔南飛,進度:百十。”

    孟浩然頓時臉色一陣通紅。

    師父都已經百十了,而他孟浩然仍舊是百一……

    太丟孔南飛的臉了!

    孟浩然長長吐出一口氣,進入往生池中恢復了傷勢后,就開始繼續闖亂葬崗。

    在孔南飛的刺激下,孟浩然倒是氣勢洶洶。

    亂葬崗在陸番的設置下,是第一個小關卡。

    按照陸番的話來說,有關卡自然有小boss。

    而骷髏大統領便是這等存在。

    孟浩然在亂葬崗的盡頭遇到了這尊骷髏大統領。

    這是一位渾身骨骼呈現點點紅色的巨大骷髏,骷髏身材高大而魁梧,足足有兩米多高,哪怕失去了渾身的血肉,佇立著,就散發出了極強的壓迫感。

    孟浩然已經沒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因為他身后的退路被一具具骷髏給擋住。

    這九獄秘境,雖然是機緣,但同時也伴隨著巨大的危險。

    這點,孟浩然如今算是體會到了。

    今時今日,便是絕境。

    若是他無法突圍,或許真的要交代在這兒。

    沒有辦法,孟浩然只能戰,他不想死。

    生死之間,孟浩然取下了腰間的長槍,遙指那紅色骷髏。

    一番大戰下來。

    孟浩然的精氣神得到了巨大提升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能獲勝的關鍵便是浩然正氣,唯有浩然正氣的無敵一擊,他才能贏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骷髏大統領太強了,實力竟是有著淬煉五藏的體藏境實力。

    雖然未曾衍生出屬性靈氣,可是,這也已經極強。

    孟浩然的長槍都被打的斷裂。

    胸膛被骨刀給扎穿。

    而絕境時刻,孟浩然張開嘴,口吐浩然氣。

    浩然氣竟是凝聚,化作了一柄浩然長槍……

    噗嗤一聲。

    貫穿了骷髏統領的腦袋。

    一槍爆頭。

    比起尋常的骷髏統領,骷髏大統領爆出的東西卻是古怪了一些,一顆從未出現過的紅靈晶。

    掏走戰利品。

    孟浩然顧不得探查,連滾帶爬的沖出了亂葬崗的區域,因為隨著骷髏大統領的死亡,無數的骷髏發了瘋似的。

    孟浩然沖出了亂葬崗,胸前被貫穿的傷口發出了劇痛。

    他明白,他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幸好,握著藍靈晶,他奔走了數里路,便看到了亡靈村。

    在往生池的幫助下,恢復了傷勢。

    傷勢恢復后,孟浩然再看自己在石碑上的進度,發現進度變了,從百一,變成了百五。

    名次也提升了許多。

    內心中竟是有些小雀躍。

    他取出了紅靈晶,這是他獲得的第一顆紅靈晶。

    比起藍靈晶,紅靈晶的能量更加的磅礴,最重要的是……握著紅靈晶,孟浩然竟是有一股沖動。

    將其捏碎的沖動。

    然后,孟浩然就真的捏碎了。

    咔的一聲,紅靈晶被輕易的捏爆。

    磅礴的能量涌動而出,竟是化作了一個光團。

    孟浩然眼眸一縮,盯著這光團……發現光團中竟漂浮著一瓶丹藥。

    倒出一粒丹藥,孟浩然吞服下,發現氣丹中的靈氣開始飛速的席卷,五臟六腑的淬煉速度似乎都加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師父曾說過的,白玉京的聚氣丹?”

    孟浩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原來……還有這操作!

    出了亡靈村,孟浩然想了想,竟是往回走,再度入了亂葬崗,那尊骷髏大統領竟是復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孟浩然帶著戰意,又與大統領戰斗。

    在戰斗中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,甚至在生死之間,感悟了不少技巧。

    失敗了兩次后。

    終于,第三次,孟浩然再度斬殺了大統領。

    獲得了一顆紅靈晶。

    孟浩然滿懷希望的捏碎了紅靈晶,可是,這一次,沒有如他所愿,光團中……竟只是兩顆藍靈晶。

    孟浩然的臉都黑了。

    比起聚氣丹,藍靈晶的價值定然是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這一次,孟浩然明白,哪怕殺了敵,想要獲得好東西還是得看運氣的。

    他沒有繼續挑戰亂葬崗的骷髏大統領,而是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獄門內。

    亡靈村。

    孔南飛盤坐在往生池內,一顆顆的藍水晶漂浮在他的身軀周圍。

    他的頭頂之上,一顆璀璨的金丹漂浮。

    轟隆隆!

    忽然,金丹在孔南飛的控制之下,發生了旋轉,旋轉之后,竟是越發的璀璨。

    “金丹二轉!”

    孔南飛深吸一口氣,眼眸中閃爍起了精芒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往生池配合修行,效果極佳。

    這九獄秘境,的確是個很好的修行之地。

    修行結束后,孔南飛走出來,看了一眼石碑。

    其上,他孔南飛仍舊領跑,進度已經達到了百三十。

    緊隨其后的是聶長卿,百二十五。

    莫名的有一種競爭感,在孔南飛的心底之下涌動而起。

    他目光繼續掃視,看到了石碑之上的另一個名字。

    孟浩然,百十。

    孔南飛嘴角不由上挑:“浩然這小家伙,倒也不錯了……體藏境雖然算強,但是在獄門中很難前行,畢竟每一個關卡的敵人都很強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這對他而言,倒是一個不錯的歷練之地。”孔南飛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只希望這小子不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孔南飛收斂了笑容,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一身邋遢的和亡靈村的村民們打了個招呼后,就走出了亡靈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聶長卿泡在往生池中。

    他的脊椎如龍,竟是發出了磅礴的轟鳴。

    有點點金色在流轉……

    “三極天鎖了……”

    聶長卿眼眸中閃爍過激動之色,本以為這九獄秘境可能和龍門一般,是普通的秘境,但是,他錯了……

    聯想到之前秘境出現的順序,一開始的臥龍嶺秘境,那是給氣丹境準備的。

    后來的龍門秘境是給體藏境準備。

    而如今這九獄秘境……自然就是給天鎖境準備。

    天鎖境可以在九獄秘境中感受到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單單只是第一獄門,就讓聶長卿感覺到了些許的壓力,那第二獄門,第三獄門……

    甚至……最難的第九獄門呢?

    聶長卿笑了笑。

    公子果然是看透了什么,所以才讓他們來闖秘境。

    往生池中擁有本源的力量,而且是經過仙人改造,更容易被吸收的本源力量。

    這或許……才是秘境的寶藏。

    他這一次是一口氣利用十顆藍靈晶來催動往生池,所以一舉完成了三極的淬煉。

    走出了亡靈村。

    聶長卿抬頭望著陰沉沉的天空。

    他該展現真正的實力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天語沒有想象中輕松,他一路算卦走來,口鼻溢血,此刻的狀態差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但是,他還是在他的“大兇”卦象之下,活了下來。

    摩挲著手中的紅靈晶,莫天語不由的咧嘴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捏碎之后,紅靈晶跳動出了一顆光團。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這一顆光團,卻是讓莫天語的心神都是被吸引了似的。

    在光團中,竟是有一塊縮小版的黑色石碑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莫天語捏碎這顆光團的時候。

    白玉京之上,陸番也終于明白爆出不得了東西的人是誰了。

    “莫天語……”

    陸番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紅靈晶正常情況下都是開出兩三塊藍靈晶。

    小概率能夠開出聚氣丹。

    至于……道碑的參悟資格,那簡直是走了狗屎運才能開出。

    在陸番的設置中,這道碑的參悟資格,非常難以爆出的。

    殺一千次能爆出一次就差不多。

    然而,莫天語竟然在第三次就爆出來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開卦之人。

    轟隆隆!

    莫天語身上的衣衫獵獵。

    他瞪大了眼,卻發現天穹之上,浮現出了石碑虛影,莫天語認出了這石碑,正是臥龍嶺秘境中心的那塊道碑。

    需要道淚才能參悟的道碑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老子這是爆出了道碑的參悟資格?”

    莫天語也明白了怎么回事,難怪此卦大兇!

    真是夠兇的!

    莫天語在興奮之后,趕忙收斂心神,開始參悟。

    一顆道淚,那都是數百靈石,相當于上千萬的銀兩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莫天語走了狗屎運,爆出了上千萬兩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能不開心?

    第一獄門中。

    道碑虛影浮現的時候,所有人都心有所感。

    眾人皆是抬頭望去,可是和莫天語不同,他們只能感覺模糊的道碑虛影,無法參悟,無法感悟……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孔南飛深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紅靈晶能夠爆出好東西,這點他們知道,比如他就曾經爆出一瓶聚氣丹。

    “難道道碑參悟資格也能爆?”

    孔南飛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。

    聶長卿和凝昭等人則是想起了陸番的話語,眼眸精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公子……果然沒有騙他們!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第一獄門內,風起云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臥龍嶺秘境外。

    有人從獄門中走出,那是一位世家的修行人。

    他滿臉興奮和激動的將他在獄門內的所見所聞傳出。

    當他說完。

    整個臥龍嶺秘境都是安靜的針落可聞。

    有人在秘境中獲得了道碑的參悟資格?!

    一時間,所有世家家主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,他們發瘋似的安排家族中的優秀修行人踏入秘境中。

    若爆出一次道碑的參悟資格。

    那對于他們而言,等同于省下了上千萬兩白銀的財富啊!

    哪怕爆出道碑參悟資格,爆出聚氣丹也好……

    澹臺玄也眼紅了。

    下令讓幾位玄武衛也去闖獄門。

    而第一獄門的消息也傳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整個修行界都沸騰,各大江湖勢力皆是趕赴而來。

    相比于獄門內的喧囂和競爭。

    道碑下的身影,則顯得有些安靜。

    三日時間一晃而過。

    獄門變得越來越熱鬧,不斷的有修行人闖入獄門。

    當然,死傷也不少。

    許多人入了獄門,就沒有了音訊。

    而沉寂了三日的道碑,終于有反應了!

    道碑下,盤坐蒲團的天虛公子渾身顫動,他睜開了眼,口中吐出一口濁氣。

    滿臉的激動和欣喜。

    他悟了啊!

    “哈哈哈!杜龍陽!老子比你先參悟道意!”

    天虛公子身上磅礴的能量涌動。

    道碑之上,浮現出了一行文字。

    “天虛,五等序列道意,**劍意。”

    不過,比起唐一墨和葉守刀的道意排名競爭,天虛的道意并沒有掙扎,直接排在了第三。

    天虛不在意排名,他很噉瑟,朝著杜龍陽噉瑟的大笑。

    你杜龍陽不是很厲害?

    欺負我天虛數百年,可你在悟性上不如我天虛啊。

    天虛的噉瑟,讓杜龍陽臉色一陣變換,對方那欠揍的模樣,讓杜龍陽身軀之上散發出了強絕的波動。

    不過。

    就在杜龍陽被挑釁的忍不住要動手的時候。

    杜龍陽一怔。

    他瞇起了眼,看向了道碑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他們,連正在鞏固修為的葉守刀也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因為……道碑之上,又浮現出了一行序列。

    是誰?

    女帝睜開了眼,霸王和劉元昊也都睜開了眼。

    他們的眼中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杜龍陽等人也一怔。

    怎么都睜開了眼?

    那道碑上顯示的是誰參悟出的道意?

    而臥龍嶺秘境外。

    所有人也關注到了道碑上的變化。

    那新出現的道意,直接碾壓了所有人,攀升至了第一!

    原本喧囂的眾人皆是輕笑不已,推測悟出的道意的人是誰,有人猜是女帝,有人猜是霸王……

    然而,當道碑上的文字真正浮現出的時候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猜測戛然而止,眾人呆若木雞,盯著那道碑。

    “莫天語,四等序列道意……”8)

    
5858xs.com
排列三七码组选六遗漏分析